让人扭曲的考核指标(三)

本篇是《让人扭曲的考核指标》系列的最后一篇,因为,这个问题不宜再写下去了。 基本上,每次核心从一个人转换到另一个人的时候,中国的《宪法》都会进行修改,在“指导思想”的那个地方添加一些内容。例如,最初是添加主义,接着是添加思想,然后是添加理论。我曾经担心他们没词了,结果他们开创性地使用了“三个代表”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04年公布版。 预计,“科学发展观”很快也要登入宪法了。我觉得,科学发展观对中国法治的影响,是空前的(我希望是绝后的)。科学发展观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加强和谐社会的建设。根据官方的说法,和谐社会是一个“民主法治、公平正义、诚信友爱、充满活力、安定有序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”的社会。遗憾的是,在执行过程中,官方把注意力放在“安定有序”这个地方。 “安定有序”,体现在法治上就是要大案化小,小小案化了,因为领导们觉得,有诉讼,就是不和谐;有大诉讼,就是大大滴不和谐。于是,法院有了撤案 Continue reading

让人扭曲的考核指标(二)

在正常的情况下,国民的专利数量,体现了这个国家的创新能力,也体现了这个国家的市场潜力,以及这个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、乃至于这个国家的法治水平。 一方面,专利所保护的,是新的技术方案。创新能力强的国家,肯定会有较多的技术方案,从而有技术基础去申请较多的专利。所以,一个国家的国民的专利数量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技术创新水平。 另一方面,技术,需要转换成产品才能体现出经济价值,而产品的价值,需要市场去体现。因此,如果民众愿意在某个国家或者地区申请大量的专利,说明他们看好这个国家的市场潜力,尤其是目前潜力以及未来的潜力。 再一方面,专利能否保护创新者,与一个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有关系。如果一个国家对其范围内的专利侵权纠纷采取消极态度,或者根据政治因素判当事人的赢输,将打击了当事人对该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、法治水平的信心。因此,国民、或者外国人到一个国家申请较多的专利,在一定程度上说 Continue reading